qq分分彩开奖
李懷亮:人類命運共同體理論與國際軟實力格局的重構
作者:李懷亮|文章來源:紅旗文稿|2017-11-14

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世界命運握在各國人民手中,人類前途系于各國人民的抉擇。中國人民愿同各國人民一道,推動人類命運共同體建設,共同創造人類的美好未來。這一宣示,是在習近平總書記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理論引領國際軟實力格局重構的背景下提出來的,是以科學理論塑造國際軟實力格局的重要體現。

 

軟實力理論是在大國博弈的現實基礎上產生的,其倡導者約瑟夫·奈把一個國家軟實力的來源界定為三個方面:文化、政治理念和外交政策。從外交政策這個維度出發,我們可以看到,隨著世界多極化的到來和世界格局的歷史性深刻轉變,美國自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來奉行的單邊性“民主外交”政策,為世界和美國自身帶來一系列嚴重后果,越來越受到強烈質疑。相反,習近平主席“一帶一路”倡議的實施,特別是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觀和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倡導,得到了國際社會的廣泛歡迎。習近平主席2017年1月17日在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發表演講之后,據BBC報道,研究全球化問題的專家認為,“中國領導人提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倡導符合人類發展大趨勢”。新加坡國立大學亞洲和全球化研究所所長黃靖指出,“中國在全球化遭遇阻力和挑戰時提出‘人類命運共同體’,是一個勢在必行之舉,符合全球化發展潮流的倡導”。中國為世界的和平發展和全人類的進步貢獻了智慧和思想。在新的國際環境下,習近平主席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理論,將成為外交層面中國軟實力建設的重要指導思想,對中國軟實力的提升起到極大的促進作用。

一、美國“民主外交”政策的困局

“美國外交政策的核心要素是推進民主”。“民主外交”是美國外交政策的核心,也是美國軟實力的核心內容。冷戰結束以來,美國把在全世界推廣“民主”當作自己的使命。歷代美國領導人都把這種傳統理念落實到其具體的外交政策和外交實踐當中,不遺余力地在海外推廣“民主”。美國之所以這么做,是與其切身利益相關的,而且這也不是什么秘密:“美國公開地宣告民主化代表了美國的戰略利益。美國希望在海外推廣民主獲取自身在安全防衛和經濟方面的利益。一直以來,推廣民主對美國維護自身利益的功能都是非常明顯的。”把推進“民主”這樣冠冕堂皇的說法,和自身利益攪在一起,甚至常常是打著“民主”的旗號來獲取自身的經濟利益,這就必然形成美國“民主外交”的內在困局。

美國的“民主外交”政策為美國的國家利益帶來了極大好處,對其軟實力提升起到了重要作用。約瑟夫·奈在談及美國霸權時曾說:“美國當然不僅僅限于使用武力。在過去的世紀中美國一直在與這個或那個國家打仗。世界各地的許多民眾——雖然肯定不是全部——都相信美國的戰爭是出于高尚的動機,本質上代表了正義的、善的力量。特別有趣的是,中國在過去幾十年中幾乎沒有對外戰爭,但從總體上來說,中國仍然是被人質疑的。”顯然,美國的“民主外交”政策,為其國家經濟上帶來了好處,政治上帶來了聲譽。

但是,我們也要看到,美國“民主外交”的這種內在困局大大削弱了其在國際社會的影響力,制約了其核心軟實力的作用。比如,美國經常會打著保護“人權”的名義進行武裝顛覆他國政權的活動。有時它所推翻的政權恰恰是民選總統。它扶持誰、打壓誰,唯一的依據是誰符合美國的利益。有時,“民主”甚至會成為美國政府為其失誤進行辯解的一種借口。比如,發動伊拉克戰爭的情形就是如此。雖然美國情報部門沒有發現伊拉克與基地組織有任何聯系,但布什總統仍然相信薩達姆·侯賽因是基地組織的幕后黑手。他的幕僚們花了大量時間和精力,四處演講會談,說服美國民眾,使他們相信伊拉克藏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對美國構成嚴重威脅。美國國會于2002年10月批準對伊拉克動武。布什政府不顧世界廣大地區的強烈反對,發動了這場曠日持久、血腥殘酷的戰爭。然而,入侵伊拉克后,并沒有發現所謂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面對來自世界各地和美國國內的嚴厲批評,布什政府聲明這場動用了大規模軍隊、耗資10億美元以上并給伊拉克人民帶來深重災難的戰爭“是為了在伊拉克并最終在其他阿拉伯世界推廣民主”,“把人們對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注意力轉移到了反對獨裁統治上來”。

美國的“民主外交”不僅在國際社會受到越來越多的抵制和反對,在美國國內也越來越得不到民眾的認可與支持。在過去幾十年中,美國國內對于其歷屆政府所推行的“民主外交”政策,一直都有著激烈爭論和嚴重分歧。美國民眾對“民主外交”的支持率越來越低,他們正在喪失對于美國政府推行“民主外交”的信心。美國的“民主外交”已日薄西山。

二、西方話語霸權的消解

一個半世紀以來,西方不僅在軍事和經濟上處于支配地位,而且在國際話語體系中形成了霸權。人們理解世界和解釋世界的方式,長期受到“西方中心”的支配和影響。正如美國喬治城大學查爾斯·庫普坎教授所說,從19世紀開始,歐洲國家“開始輸出主權、管理、法律、外交和商業的歐洲思想。在這個意義上講,歐洲不僅主導了世界其他部分,使其黯然失色,而且在獨特的歐洲價值和機制基礎上建立起了全球秩序。歐洲人成功地把他們的地區性秩序復制成了全球層面上的基礎性規則”。

在西方現代性話語霸權之下,西方具有了唯一的“合法性”,除了西方之外的地方都被視為“其余部分”(the rest)。在西方的敘事話語中,“其余部分”在歷史上為人類發展所做的貢獻被嚴重低估甚至視而不見,“其余部分”是蒙昧野蠻專制的代名詞,需要用西方的文明標準去開發,不論什么樣的歷史背景和經濟發展階段,都只能用西方的模式去套改。西方中心主義的文化霸權理論,采用二分法原則,把世界分成“中心”和“邊緣”,把“其余部分”和西方對立起來,認為西方不僅代表了政治“民主”和“人權”,甚至“民主”和“人權”本來就是西方文化的本性,而非西方的“其余部分”則是傾向于專制的。西方中心主義構造了這樣的元敘事:西方是進步的力量,是創新和啟蒙思想的載體,是西方在推動世界“其余部分”進步。

qq分分彩开奖